[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2020年四不像肖图,2020年四肖期期准一,118论坛,www61230.com——克东县地方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旅游新闻 >

西索观欧亚|吉塔两国冲突落幕但边境纠纷依然剪不断理还乱

[时间:2022-03-23 08:14来源:未知作者:admin浏览:]

  4月29日,吉尔吉斯斯坦与塔吉克斯坦边境爆发了两国独立以来最激烈的军事冲突。本次冲突的起因系塔方人员不顾吉方反对,于28日在两国争议地区巴特肯州科塔什村“源头”(Головной)水库的电线杆上安装摄像头,双方居民因此发生口角并升级为肢体冲突。近年来,吉塔边民冲突并不少见,但边防军和地方官员通常会及时赶到并平息事端。该事件起初似乎也按照这一惯例平息下来,但随着29日双方军队在取水口利用迫击炮、机关枪和冲锋枪等武器激烈交火,形势迅速升级为武装冲突。

  塔军随后在边界地区的多个地段同时发起进攻,袭击了吉尔吉斯斯坦的十余个村庄。作为反击,吉尔吉斯斯坦攻占了塔吉克斯坦的一个边防哨所,并对后者的部分村庄发起攻击。但总的来说,吉尔吉斯斯坦在本次冲突中蒙受的损失远大于塔吉克斯坦。经过两番停战开战,5月1日晚,两国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签署了停火和联合检查边界地区部队以督导其进一步撤离到永久部署地点的议定书,局势才最终得以缓和。为期四天的军民冲突共造成吉方36人死亡、189人受伤,塔方19人死亡、87人受伤,系30年来两国人员伤亡最惨重的一次边境冲突。

  这次冲突远非吉塔两国首次在边境地区兵戎相见,过去12年间,两国围绕边境问题爆发的冲突事件超过150起,几乎每个月都有发生。

  冲突的原因主要为苏联时期划界不合理遗留的边界领属问题和该地区长期存在的水资源利用问题。吉塔两国的边界长约972公里,其中451公里处未勘定状态,争议地区多达70余个,且多为平原地带的居民点,故极易爆发冲突。此外,吉、塔地处内陆干旱地区,水资源极度匮乏。早在1975和1989年,吉尔吉斯斯坦阿克赛村的居民与塔吉克斯坦飞地沃鲁赫的居民就两度因用水问题发生争执,本次冲突同样爆发于该争议地区。吉方主张因“源头”水库当年为吉尔吉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出资建造,故理应归吉国所有。塔方则根据1924-1927年以及1989年的地图,认为该水库位于塔吉克斯坦境内。如今,由于水库归属尚存争议且吉、塔互不信任,目前双方均在该水库附近安有摄像头,以监控对方的用水情况,本次冲突之初,塔方人员安装摄像头的目的也正在于此。

  尽管吉、塔此次边境冲突的缘起难逃窠臼,但其相较于以往冲突事件表现出的升级速度快、冲突烈度大、爆发时机巧等特点值得关注。4月28日出现边民冲突后,吉、塔边防部队一改往日冷静克制的作风,于次日迅速介入。且就冲突结果而言,以往多为伤亡人数不过百的小规模冲突,此轮冲突造成的300余人伤亡的惨烈结果前所未有。两国军事动员之快、冲突烈度之高、以及下文会详述的爆发时机之巧,无不暗示本次冲突至少有一方早有预谋,而如果将本次冲突置于吉尔吉斯斯坦扎帕罗夫政府积极解决吉塔边界问题的背景下考察,则显得更加吊诡。

  作为于危难之际上台的吉尔吉斯斯坦总统,扎帕罗夫深知巩固执政基础、增强政权正当性至关重要,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营造稳定且友善的外部环境。乌兹别克斯坦首任总统卡里莫夫骤然去世后,新总统米尔济约耶夫从化解争议边界入手取得巨大成功的经验,在此意义上显然对扎帕罗夫形成了示范效应,采取类似举措也就不难理解。

  今年3月11日,就任总统不足两月的扎帕罗夫访问乌兹别克斯坦,与乌总统米尔济约耶夫就边境划界等问题进行会谈,取得巨大成功。两国政府也快速跟进,各自派出代表团在乌首都塔什干就划界问题举行特别会议,其中吉方代表团由扎帕罗夫的亲信、吉尔吉斯斯坦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塔希耶夫亲自率领,后者在回国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吉乌的边界问题已全部解决,待双方元首签署协议后,两国将不再有争议领土。

  然而两国近30年的积怨未能就此“一笑泯恩仇”,塔希耶夫的发言在社交网络上受到了广泛批评,边境地区的居民因可能被迫迁徙表示强烈抗议,迫使塔希耶夫撤回了有关言论。随后扎帕罗夫也被迫软化立场,表示谈判才刚开始,距离签署正式文件尚需时日。

  西出铩羽之后,吉尔吉斯斯坦将解决边界问题的重心转向了塔吉克斯坦。但无论从有关部门的张扬姿态还是边境地区的军事动作来看,吉方的所作所为均与其初衷背道而驰,或至少导致了截然相反的结果。在3月26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塔希耶夫公开向塔方提出了“二选一”的边界解决方案:吉、塔尽快划定飞地沃鲁赫地区的边界,以保证塔方不再借本国居民点的扩张增加对该飞地的领土面积主张,如此吉尔吉斯斯坦才会停止封锁该飞地与塔吉克斯坦本土的交通联系;或者两国进行领土置换,吉方将用边界地区的等面积领土置换属于塔方的沃鲁赫飞地。姑且不论当地居民反对、人口迁移成本过高、沃鲁赫地理条件相对优渥等因素导致塔吉克斯坦很难放弃该地区,仅就谈判方式而言,这一本该秘密商谈的领土提案此时已带有一丝威胁的意味。

  4月1日,吉尔吉斯斯坦在沃鲁赫周边的巴特肯州等地举行的军事演习进一步放大了这种效应。在上述领土提案发表一周后,吉尔吉斯斯坦在巴特肯、奥什和贾拉勒阿巴德3个州举行了名为“安全-2021”和“南方编队-2021”的联合指挥军演,模拟在特定地区进入戒严或紧急状态的情况下,军队、中央政府和地方自治机构如何协调行动,约有2000名军事人员,100辆汽车、装甲和特种设备,20架火炮系统和10架飞机参与演习。除2020年因疫情取消外,此类军演一般每年举行一次,而这是吉尔吉斯斯坦3年内首次将演习地点选在与塔吉克斯坦接壤地区,引起了塔方的戒备。结果在4月底的边境冲突中,倒是塔方显得准备更充分,这也导致本次冲突烈度空前。

  尽管如此,扎帕罗夫仍未放弃解决边界问题的努力,并于5月5日再度宣称将于今年年底前解决与邻国边界不明的问题。但在新冠疫情的冲击下,吉塔两国、尤其是主要从事农业生产的边境居民生活条件急剧恶化导致其对水源、土地等农业生产资源更为敏感,这使得边境问题较往日更难解决。与此同时,吉塔两国的民族主义情绪在日益恶化的生存条件和接连不断的冲突中不断积累并逐渐演化为仇恨,如在本次冲突中,两国边民彼此纵火焚烧对方村庄的房屋,并将有关视频在社交网络上广泛传播。上述种种因素导致边界问题已高度政治化,任何妥协都可能被视为对国家利益的背叛,受到民粹主义标签和民族主义情绪束缚的扎帕罗夫在解决边界问题中屡屡碰壁的原因就在于此,而短期内清除这些障碍的希望依旧渺茫。

  发布在新闻媒体和社交网络上的大量证据表明,塔吉克斯坦军队对于边界冲突早有准备——塔军事先挖好战壕,并将本国的主要武器装备悉数部署在吉塔边境,包括T-72主战坦克、携带C-5导弹的米-24武装直升机、BTR-70装甲运兵车、RPG-7榴弹发射器等。如果考虑到4月初吉尔吉斯斯坦在两国边境举行的大规模军演,塔方作出上述军事动员也在情理之中。这场军演使塔领导层产生了危机感,塔吉克斯坦总统拉赫蒙在军演结束不到一周的时候就亲赴沃鲁赫地区稳定民心,强调该地区将继续留在塔国的版图内,所谓领土交换纯属无稽之谈。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塔吉克斯坦经济增速大幅下滑,从2019年的7.5%跌至2020年的4.5%。与此同时,该国外债规模进一步扩大,从2019年的29.3亿美元增至2020年的31.6亿美元,已接近GDP的40%。过去一年高达9.4%的通货膨胀率更是为该国的金融安全蒙上了一层阴影。

  具体到民生方面,雇主拖欠工资的现象加剧,2020年2月至2021年2月,塔国雇主对雇员的欠款从4850万索莫尼(约合人民币2776万元)攀升至8480万索莫尼(约合人民币4853.6万元),增幅高达75%。

  本次冲突的爆发时间对塔方而言可谓是“天赐良机”,彼时吉方的主要官员均不在国内。吉尔吉斯斯坦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塔希耶夫后来承认,他事先已得知边界局势有所恶化,尽管如此,他还是于4月28日飞往德国接受治疗。吉总理马里波夫在冲突爆发时正在喀山参加欧亚政府间理事会会议。吉国防部长奥穆拉利耶夫彼时则正在塔首都杜尚别出席集安组织成员国国防部长会议。

  尽管仍不能就此肯定塔吉克斯坦是本次军事冲突的主动发起者,但这些条件至少在客观上为塔军的行动制造了优势。且从冲突结果来看,拉赫蒙政府成功证明了其在危急时刻的国家动员能力,回暖的国内支持率则可为其未来的权力交接积累资本。相比之下,吉军队和民众蒙受的巨大损失则使扎帕罗夫的声望倍受打击。

  作为在中亚地区具有特殊影响力的大国,俄罗斯及其主导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往往在吉塔边界问题的解决上被寄予厚望,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新冠疫情暴发以来,后苏联空间在严重的经济危机和政治困境之下乱象丛生——白俄罗斯、吉尔吉斯斯坦相继陷入政治动荡,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因纳卡问题重燃战火,如今同为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国的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也在边界大打出手。面对这些局面,俄罗斯虽凭借军事威慑、大国地位和历史影响等仍能发挥一定作用,如成功调停纳卡冲突,但其主导欧亚地区事务的热情和实际影响力正在消退。

  另外,由于边界问题与国家主权密切相关,即使俄罗斯有调解中亚边境问题的潜力,吉塔两国也未必欢迎这位曾经的“老大哥”介入。在本次吉塔冲突中,尽管俄罗斯总统普京第一时间表示已做好充当调停人的准备,但发挥的实际作用微乎其微。

  与此同时,尽管俄罗斯有意在集安组织框架内解决吉塔矛盾,但由于该组织的实质并非“集体安全”,而是“集体防御”机制,其快速反应部队目前仅用于防范外来威胁,对于内部成员国之间的冲突缺乏有效的协调办法。此外,吉、塔对于该组织介入其边境纠纷颇为抵触。去年5月26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曾在集安组织外长理事会例行会议后提出调解吉塔边界问题,而塔外交部对此迅速发出照会,指出吉塔边界问题是集安组织成员国之间的内部事务,不属于例会的讨论范围。由此看来,俄罗斯和集安组织在解决旷日持久的吉塔边界问题上有心无力。

  为推动边界问题的解决,吉塔两国领导人计划于5月下旬在杜尚别举行会议。然而在扎帕罗夫尚未成行之时,吉尔吉斯斯坦国内已经出现了尖锐的反对声。该国前副外长别什莫夫明确表示,在杜尚别进行谈判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因为这代表吉尔吉斯斯坦未将自己定义为受害方,否认了塔吉克斯坦的行动具有侵略性,另外蒙受了重大损失的巴特肯州民众也强烈反对本次访问。

  当然,两国的边界谈判也并非毫无进展,目前吉、塔正就边界划分问题进行磋商,塔吉克斯坦索格特州伊斯法拉市部分地区的勘界工作预计将于5月17日完成。但受到吉尔吉斯斯坦前期政局动荡导致的中央权力削弱、吉塔国内民族主义情绪日趋高涨、两国经济难以负担勘界所需的高昂支出等因素掣肘,吉、塔在短期内彻底解决边界问题的前景并不乐观。

网站首页汽车资讯财经资讯时尚新闻健康新闻娱乐新闻星声星语热透新闻金融新闻历史咨询教育新闻女性生活法律在线社会文化旅游新闻大咖名流军事新闻社会新闻体育新闻科技前沿

Power by DedeCms